园林雕塑联系电话
发光字相关内容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人物人像雕塑 >> 思想者肖像雕塑 >> 一个被太平天国摧残的思想者

一个被太平天国摧残的思想者

在秘不示人的日记里,汪士铎毫无顾忌地放纵着自己的情绪。

汪士铎怎么也不会想到,这些极私隐的笔记,会令他在身后暴得大名。那些“偏宕”的思想,有时令人咬牙切齿,但如果了解到太平天国给他带来的创伤,这些又何尝不是一个文弱书生在离乱岁月里切齿腐心的痛楚?

那一年,汪士铎第一次见到,他从小熟悉的南京城禁卫如此森严。

那是咸丰三年(1853年),城外突然建起了数不清的坚实的营垒、高耸的望楼。每一营垒,内有一道、外有三四道壕沟环绕,多者甚至有七八道壕沟,壕沟深八尺、宽六到八尺不等……此前宽敞的城门也被砌窄,每处设巡守两人,士卒不许脱衣而寝。城内各街亦建起更楼,若街有设馆,馆内又另置更楼……太平军占领南京后,严密的防备已经到了“全城内外,在目如绘”的地步。

但是,这样的情形只会更加重一些人内心的恐惧,52岁的汪士铎就是如此,无论如何,他已决定要逃离这座城市了。

1853年11月16日,汪士铎贿赂了一位采薪馆的头目,约好次日早饭后由其带出城外。第二天,汪士铎装扮成书吏的样子,随人从守卫相对薄弱的南门出城,来到驯象门外一个叫江疯子的人家。太平军管理采薪的人,写了一个发柴小帖给他,午饭后,汪士铎便由江疯子带至山上。

上山后,江疯子伺机令汪士铎伏在地上,急忙拿杂草将其盖住,然后嘱咐他勿嗽勿动。在乱草竹竿下面,汪士铎听到人声犬声,忽远忽近,不敢稍动,“欲溺即溺于其所”。晚上掌灯时分,人声渐息,又渐闻城上起更,这时,江疯子才来将其带回他家,为其剃头改装。吃过晚饭,等到五更时,汪士铎离开了江疯子家,由另一带路人引领,沿着田间小径乘夜潜行,开始了逃难的行程。

相关新闻内容
相关产品推荐
一个被太平天国摧残的思想者讨论区
暂无“一个被太平天国摧残的思想者”相关讨论!抓紧抢占沙发!
 第1页 共0页 每页10条记录 共0条记录
© 2017 江苏宿迁园林雕塑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